快捷导航
 
郭亚军:也论农村承包地能不能再次调整
VIEW CONTENTS
广东三农网 首页 新闻资讯 政策法规 查看内容

郭亚军:也论农村承包地能不能再次调整

2018-1-10 11:56| 发布者: 北明| 查看: 714| 评论: 0|原作者: 郭亚军
摘要: 今天阅读王老师一篇文章《农村承包地能不能再次调整》,文章写得非常好,仍然保持王老师一贯娓娓道来,在不经意之间说破道理的风格。文章思路严谨,逻辑严密,结构自洽,结论自然而然。文章从农民要不要土地说起,结 ...
今天阅读王老师一篇文章《农村承包地能不能再次调整》,文章写得非常好,仍然保持王老师一贯娓娓道来,在不经意之间说破道理的风格。文章思路严谨,逻辑严密,结构自洽,结论自然而然。文章从农民要不要土地说起,结论是农民要土地;然后是土地应不应该调整,结论是应该调整;接着是土地可不可以调整,结论是可以调整;最后是土地应该怎样调整,结论是每十年调整一次。


一切都是非常的完美,可是我总觉得哪儿有些不完美。王老师是我非常佩服的老师,和我的私人关系也非常好。本着“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以及“真理愈辩愈明”的精神,我去和王老师讨论,王老师的想法非常开放,对我的观点做了进一步的提炼和升华,并且劝我把观点写下来,让农户在争论中吃透国家政策的涵义。现把观点陈述如下:

第一 也论农民要不要土地?

我感觉这个问题问得不太对,农民当然要土地,我不是农民,我也想要土地,只要土地是不要钱的。原因在于土地是一种可以带来收益的资产,当然人人想要。就像我如果无偿分配苹果,每个人肯定都想要更多的苹果,即使是不爱吃苹果的人,也会要更多的苹果,因为他可以把苹果卖给别人,换回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所以不能问农民要不要土地,而要问农民想不想种地?或者问你愿不愿意掏钱购买同村人的土地承包权?这样的话,答案肯定不一样,相信绝大多数人的答案是不愿意种地,否则怎么有那么多的人到外边打工,农村剩下的净是一些老头老太太,影响农业现代化的发展。现在的农村年轻人一般都不愿意种地,土地收益又非常低,再加上户均土地经营规模小,根本没有办法让一个有文化,懂经营,会管理的人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当然他不想从事农业。我们赋予农民土地的初衷是希望农民好好种地,既然他不愿意种地,为什么又要进行重新分配。

第二 也论土地应不应该调整?

原文的答案是应该调整,但是农民所提出的调整理由虽然是多种多样,归根结底却只有一句:农村的人口结构变化改变了当初土地平均分配的局面,因此有必要进行重新分配。

我认为农户这样的理由站不住脚,原因是这样的平均分配看起来公平,其实却是重新回到小农经济小规模经营的老路,既不符合效率最大化的原则,也不符合把土地流转到那些爱农村,爱农业,懂经营,会管理的种田能人手里的大趋势,更不符合现代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大趋势。按照经济学的原则,衡量分配合理不合理的原则是,看土地是否留在了那些热爱土地,并且能用土地创造最大收益的人手上。正如衡量苹果合理分配的原则是看苹果是不是分配在那些更爱吃苹果,对苹果估价最高的人手上。如果重新进行分配,分配的依据是人口,根本谈不上流转到种田能人手里,并且可能由于平均分配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户均占有耕地规模会变得更小,更加留不住有文化的能人,相信那些不愿意种地的人还是要把土地转移出去,因此上,从效率方面讲不合理。

另外,从公平的角度来衡量,如果重新分配也有不可取之处。当前的土地虽然看起来不公平,其实却是相当的公平。那些认为自己家媳妇没有土地,孙子没有土地的人,其实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孙子孙女没有土地,这是肯定的事实,谁家的孙子孙女也没有土地,这是非常公平的事实。儿媳妇没有土地,是的,但你家儿媳妇在她娘家肯定有土地,如果真要追求公平,你可以让儿媳妇把她娘家的土地带过来,这点你不敢。你现在要求那些多女户把多余的土地分给你,可是这些嫁出去的女儿在婆家也没有土地,这样不就造成更大的不公平。重新分配土地名义上是对土地承包权的调整,其实就是把一部分人的土地通过无偿转让的方式转移给另一部分,连杀富济贫都谈不上,因为转移的双方都是并不富裕的人,根本谈不上丝毫的合理性。所以从公平的角度衡量,也不应该进行重新分配。

第三 也论土地可不可以调整?

原文的答案是可以调整,我的观点是不可以调整。对比《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的第二十七条:

旧法:包期内,发包方不得调整承包地。

承包期内,因自然灾害严重毁损承包地等特殊情形对个别农户之间承包的耕地和草地需要适当调整的,必须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和县级人民政府农业等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承包合同中约定不得调整的,按照其约定。

修正案: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调整承包地。

承包期内,因特殊情形矛盾突出,需要对个别农户之间承包的耕地和草地适当调整的,必须坚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不得打乱重分的原则,必须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和县级人民政府农业等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承包合同中约定不得调整的,按照其约定。具体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地方性法规规定。

对比旧的条文和修正案的条文,修正案的精神是更不鼓励进行土地调整:在旧法里,只要特殊情形发生就可以对个别农户之间的承包土地进行调整;修正案,不仅要特殊情形发生,还要特殊情形造成矛盾突出,才可以进行调整。另外,旧法里,个别农户之间的调整规模没有限制,可以任意进行;修正案里,个别农户之间的调整必须是微调,必须坚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不得打乱重分。

因此,修正案条文说得很清楚,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调整承包地,这是一条根本原则。什么情况下可以调整,因特殊情形矛盾突出;调整对象:个别农户之间承包的耕地和草地,只能对个别农户进行调整,不能对大多数农户进行调整;调整原则:维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不得打乱充分。这一条就限制了重新对土地进行调整的空间,只能是个别农户之间的微调,不能进行类似重新分配的大调整。

农村进行土地微调的特殊例子是,由于兴办公共事业的需要,占用了个别农户的土地,集体通过别的方式对个别农户进行补偿;或者是个别农户由于责任田被公司占用,获得大量补偿金,集体给该农户微调土地,让全体农户分享补偿收益。

还有,从《合同法》的角度来看,承包期内也不应该对承包土地进行重新分配,因为土地承包关系是发包方与承包方之间签署的一个契约,除非不可抗力,任何人不能擅自改变两者之间的合同关系。在承包期内要求重新分配土地,其实是对契约精神的不尊重,也反映我国农村重视人情关系而忽略法制,距离契约社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最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即使对个别农户之间的承包土地进行微调也必须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这意味着那种把补偿金让全体村民分享的剥夺一人大家分享的提案很容易在村民大会上通过。对土地进行重新分配的提案则很难在村民大会上通过,因为这种方案,当初分配土地时儿子多女儿少的农户会热烈赞成,因为他们是土地的流入方;但是当时女儿多儿子少的农户会坚决反对,因为他们是土地的流出方。而按照概率论原则,儿子和女儿出生的概率相等,那么很可能的情况是一半的家庭同意,一半的家庭反对,根本不可能进行调整;或者是多一半的人同意,但没有达到三分之二的门槛;或者是超过了三分之二,但由于可以调整的土地少,而要求调整的多,僧多粥少,以至于要求哪一点可怜的粥根本没有意义。所以,结论是现实中根本不可能进行土地重新调整。

第四 也谈土地怎样进行调整?

既然承包期内不能进行重新分配,十九大报告又规定农村土地承包期第一轮三十年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第一轮承包到2027年结束,如果再延长30年,就是说2057年之前不能进行调整。根据十九大报告,到2050年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将建成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农业农村的现代化当然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基本内容,现代化农业的主体当然是适度规模经营的职业农民,而不可能是小规模或者微小规模的普通农户,所以重新分配土地在2057年之前根本没有必要。如果真的需要调整,可以通过市场运营的方式进行土地经营权流转,或者在村集体内部进行土地承包权流转,这样一方面可以减少流转成本,另一方面有利于现代化农业的早日实现,何乐而不为。

当然有的人会说,重新分配土地我不需要掏钱,进行土地流转我需要掏钱。这就暴露了他们的真实想法,以重新分配的名义无偿获得别人的土地资产,实在也没有什么值得同情,明明是追求自己的私利又何必要借助公平的名义。公平啊,多少小算盘借你之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农村农业农民

关于我们

 

云服务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8 中国三农